您的位置 首页 昆山

潜泳属于有氧运动吗

如今很多人都喜欢运动,选择不同的运动方式可以带来不错的效果,那么潜泳是属于有氧运动吗?不是,潜泳是无氧运动。运动主要有两种,分别是有氧运动和无氧运动,其中无氧运动主要就是代表,肌肉处于缺氧的状态之中,然后进行高速剧烈的运动,一般在潜泳的时候,需要进行憋气游泳,因此是属于无氧运动。无氧运动大部分都是属于高强度的运动,无法持续很长的时间,同时消耗疲劳的时间也会有些慢,一般都是用来增肌训练。目前常见的无氧运动项目包含的有,跳远、俯卧撑、短跑以及潜水等。

如今很多人都喜欢运动,选择不同的运动方式可以带来不错的效果,那么潜泳是属于有氧运动吗?不是,潜泳是无氧运动。运动主要有两种,分别是有氧运动和无氧运动,其中无氧运动主要就是代表,肌肉处于缺氧的状态之中,然后进行高速剧烈的运动,一般在潜泳的时候,需要进行憋气游泳,因此是属于无氧运动。无氧运动大部分都是属于高强度的运动,无法持续很长的时间,同时消耗疲劳的时间也会有些慢,一般都是用来增肌训练。目前常见的无氧运动项目包含的有,跳远、俯卧撑、短跑以及潜水等。

昆山论坛:https://www.kunshanluntan.com/

为您推荐

洞仙歌·雪云散尽(李元膺)

洞仙歌·雪云散尽(李元膺)

《洞仙歌·雪云散尽》是宋代词人李元膺的作品,被选入《宋词三百首》。这是一首咏春之作,极力赞美春光,上阕写冬雪后放晴,杨柳绿绽,表示对人类的友好;梅花提醒人们及早探春,莫留遗憾,向人们送来微笑。柳与梅极具人情味,乃是由于作者对它们的深爱并由此展开下阕。“小艳”指柳,它虽不艳丽,却格外醒目。“到清明”三句,以“百花”在清明时盛开后即凋残、春已过去一半的事实,反衬柳梅独占春天前半的荣耀,并引发出结尾的议论:探春者要早占春景,不怕春寒,醉心畅游,内心自暖!其实,此处含有哲理意蕴:人们莫要负青春,莫畏险阻,早抓时机,以期有所作为。   原文 洞仙歌 一年春物,惟梅柳间意味最深。至莺花烂漫时,则春已衰迟,使人无复新意。予作《洞仙歌》,使探春者歌之,无后时之悔。   雪云散尽,放晓晴池院。杨柳于人便青眼。更风流多处,一点梅心,相映远,约略颦轻笑浅。 一年春好处,不在浓芳,小艳疏香最娇软。到清明时候,百紫千红,花正乱,已失春风一半。早占取韶光共追游,但莫管春寒,醉红自暖。   注释 ①放:露出。 ②青眼:指初生之柳叶,细长如眼。 ③约略:大概,差不多。 ④疏香:借指梅花。 ⑤乱:热闹,红火。 ⑥韶光:美好的时光,常指春光。 ⑦但莫管:只是不要顾及。   翻译 雪云全都消散了,早晨庭院里天气晴朗,杨柳的新叶向人露出喜悦的青眼。还有风韵更多的,是那一点点的梅蕊,在远处映衬着,它们不经意地轻轻皱眉,微微含笑。   一年春天最好的,不在于繁花浓丽的日子,小而艳的花,疏枝清香,才是最姣好媚人呢。到清明的时候,万紫千红,群芳一时乱开,那已经是失去春风的一半了。还是趁早去占得春光,一起抓紧时机游赏罢!只是别管那春寒料峭,一杯在手,醉颜酡红,自然就会暖和起来的。     赏析 本篇小序表明词首是意提醒人们及早探春,无遗后时之悔。   韩愈有小诗赞早春好,极有风致,诗云:“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最是一年春好处,绝胜烟柳满皇都。”只描画景物,不说为什么好的道理。宋人喜欢说理,虽说“诗有别趣,非关理也”(严羽《沧浪诗话》〉,但如果说得有理趣,也是好的。此词也赞早春好,角度与韩诗不同,如其题序所说着意于“梅柳间”,而词中写景与说理兼而有之。   词头两句写出初春的好天气。“雪云散尽”,突出季节特征。天放晴了,又是早晨,能让人感受到一股清新的气息;说“庭院”,以便出梅柳。接着先说柳,本是人见柳枝生细叶而喜悦,反说“杨柳于人便青眼”,是柳对人有好感,这是透过一层的写法;柳叶初生似眼,称柳眼,巧用“青眼”一词,恰好含义双关。然后说梅,也拟人,说它“风流”更多,在这里,“风流”也就是“风韵”,同时又合随风流香的意思。梅,花小而粉蕊显著,所以称“一点梅心”,“心”与“0艮”正相配。“相映远”,合梅柳而言,而“远”又同时表现其意趣闲远。“颦轻”,说柳,由眼及眉,眉亦可用柳叶形容;“笑浅”说梅,花开似笑,诗词中所习用。“轻”“浅”,状物拟人,都分寸恰好。柳与梅都成为极有风韵情趣、宜笑宜颦的佳人了。上片以写景正面表现了“一年春物,唯梅柳间意味最深”这句词题中的话。   下片转为说理,但仍不离景。分三层:先好像是提出命题。“一年”三句,说春天什么时候最好。“不在浓芳”,是否定或排除广小艳疏香最娇软”,是肯定。“小艳疏香”,说梅兼及柳广疏”是梅的疏影,也是柳的疏枝。“娇软”,也同样,但“娇”偏重说梅,“软”偏重说柳。这一层像是上片的总结概括,只是多了一点“不在浓芳”。所以次一层就说明“春好处,不在浓芳”的道理,也就是要回答为什么百花盛开之时反不及初春。答案是“已失春风一半”,也就是题序中所谓“春已衰迟,使人无复新意”。“莺花烂漫时”,春光正盛,何言“衰迟”?原来这体现了一条事物发展规律的古老的哲理。所谓月圆则亏,水满则溢,盛极而衰,物极必反。比如月亮,似乎是十五最好,然有诗云:“思君如满月,夜夜减清辉。”又云:“最好莫如十四夜,一分留得到明宵。”故王之涣登鹳雀楼只在二层做诗,留下第三层不写。凡事不满,则有所期盼,有所想像,因而最有前途,最富有生机,也就是词序所谓的有“新意”。末了一层,劝人及早游赏,切莫坐失良机。“早占取”,是正面劝说游人;“但莫管”,是解除游人顾虑,因为春寒料峭,毕竟有点美中不足。词人说,这不值什么,只要有酒可醉,自能暖和,不是什么问题都解决了吗?
菩萨蛮·绿芜墙绕青苔院(陈克)

菩萨蛮·绿芜墙绕青苔院(陈克)

《菩萨蛮·绿芜墙绕青苔院》是宋代词人陈克的作品,被选入《宋词三百首》。这是一首赋闲情逸趣的词。上阕四句写春景。“绿芜墙”,“青苔院”,营造出一个幽雅恬静的绿色世界。庭园中芭蕉被日头晒得缩卷了叶子,蝴蝶在阶台上飞翔,窗门上暖帘儿低垂。诸般景物,全显一个“静”字。下阕写动景。双燕落在玉钩之上,软语呢喃杨花乱飞,“几处簸钱声”才终于打破这无限静谧,使屋中“春睡”者惊觉。通过宁静的环境与“簸钱声”的对比,表现了词人高雅的情趣及鄙俗的心灵世界。“绿窗春睡轻”,一“轻”字,十分传神地表现出春睡时若隐若现,朦胧恍惚的境况。   原文 绿芜墙绕青苔院,中庭日淡芭蕉卷。蝴蝶上阶飞,烘帘自在垂。玉钩双语燕,宝甃杨花转。几处簸钱声,绿窗春睡轻。   注释 芜:音无,田野荒废,丛生野草。 簸钱:掷钱为戏以赌输赢。 甃:音皱,井壁;井。   翻译 爬满绿色藤蔓的围墙环绕着长满青苔的庭院,庭中的日光十分柔和,芭蕉的卷叶还未舒展开来。蝴蝶飞到台阶上来了,被阳光照着的帘子悠闲自在地下垂着。   一对燕子落在玉帘钩上唧唧啾啾地交谈着,一团团柳絮在华盖的井台上打转。不知从哪里传来掷钱赌博的声音,绿纱窗里的人正在朦朦胧胧地春睡呢。   赏析 此词通篇写景,而人物的内心活动即妙合于景物描绘中,词中所写庭院的幽静自然,与词人的闲适心情两相融合,韵味颇为隽永。   词之开篇用白居易《陵园妾》成句。“墙绕院”,给人以封闭深幽之感,而墙上爬满“绿芜”,院里不少“青苔”,则幽静之感更重。“青苔院”对“绿芜墙”,造语亦工。“中庭”已有日光,可见时辰已不早了,至少是近午了,暗示后文“春睡”之恬熟。“淡”字用得很精细,春寒尚未全然退尽,犹卷的芭蕉,其芳心尚未被东风吹展,也含有一种朦胧的睡态,不无比喻之意。此处只写芭蕉不写花,非无花可写,只是作者用笔具虚实相间之妙,花开金由下句之“蝴蝶”带出,蝴蝶居然能上阶飞,也可见庭中、廊上亦无人了。“烘帘自垂”即以帘儿未卷暗示主人犹眠。“烘帘”指晴日烘照的帘幕,一说为熏香时垂下的防止透风的特制帘幕。写其“自垂”,“以见其不闻不见之无穷也”(《谭评词辨》)。“自”二字写出作者的主观感受。这时,并非全无动静:玉钩之上,语燕双双,宝秋之上,杨花点点,杨花落地无声,燕语呢喃,更添小院幽静。“转”字深得庭中飞花之趣。   结拍“几处簸钱声,绿窗春睡轻,”独出新语,倍增其境的佳妙。关于“簸钱声”有两说,一曰风吹榆钱的沙沙声,一曰古代游戏的簸钱之声。二说之中,以后说为近似。几处少女作簸钱之戏,发出轻微声响,不断传入耳鼓,与绿窗春睡互相映照,最见情趣。   末句从晏几道《更漏子》“绿窗春睡浓”翻出,然“睡”下着一“轻”字,尤为妙思入神。   《白雨斋词话》云:“陈子高词温雅闲丽,暗会温、韦之旨。”本词的特点,即一个“闲”字。全词着眼于“闲适”而又意言外,使人心领神会,悠然自得。
太子李舍人城东别业与二三文友逃暑

太子李舍人城东别业与二三文友逃暑

朝代:唐朝 作者:钱起   下马失炎暑,重门深绿篁。宫臣礼嘉客,林表开兰堂。 兹夕兴难尽,澄罍照墨场。鲜风吹印绶,密坐皆馨香。 美景惜文会,清吟迟羽觞。东林晚来好,目极趣何长。 鸟道挂疏雨,人家残夕阳。城隅拥归骑,留醉恋琼芳。
惜分飞·泪湿阑干花著露(毛滂)

惜分飞·泪湿阑干花著露(毛滂)

《惜分飞·泪湿阑干花著露》是宋代词人毛滂的词作,被选入《宋词三百首》。这是一首青春恋情的悲歌。上阕写别离画面。起句写离别时对方珠泪纵横,有如花枝著露,教人既爱怜又心疼。接着写伊人的悲哀:那紧蹙的眉头,如碧峰聚簇一样,显得哀愁态重。第三句,说自己要与她平分愁苦,以无言的双眼细细打量。下阕写别后在僧舍的刻骨相思。“短雨残云”为离愁加声加色,使其更加农重。“寂寞”句,则担心与她一别而成永诀。而结尾三句,设想今夜情思;自己入住深山僧舍,而将“断魂”付与江潮,伴随对方飘流天涯。其孤苦之情,愁思之意,尽在不言中。   原文 惜分飞① 泪湿阑干花著露②,愁到眉峰碧③。此恨平分取,更无言语空相觑④。 短雨残云无意绪⑤,寂寞朝朝暮暮。今夜山深处,断魂分付潮回去⑥。   注释 ①惜分飞:毛滂创调,词咏唱别情。 ②阑干:眼泪纵横的样子。 ③眉峰碧聚:双眉紧锁,眉色仿佛黛色的远山。 ④觑(qù):细看。 ⑤短雨残云:喻情侣分离。 ⑥断魂句:意即将哀伤的心魂托付潮水带到情人身边。刘长卿《秋风清》词:“潮水无情亦解归,自怜长在新安住。”   翻译 你泪流纵横,就像一朵鲜花沾着露水,愁容使你远山似的黛眉紧锁在一起。别离之恨你我都分得了一半,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彼此只是默默地凝视着对方。   云雨梦残了,对什么都没有情绪,此后只有寂寞伴着度过朝朝暮暮。今夜,我在富阳深山的僧舍里,将我无所依托的梦魂交付给退去的江潮,让它随潮水回到你所在的钱塘。   赏析 此词为作者的代表作,是作者青春恋情的真实纪录。词中追忆了作者与歌妓琼芳依依惜别的情景,抒写了词人孤处羁旅的凄凉心境与萦绕心头的思念之情。   后人评价此词“语尽而意不尽,意尽而情不尽。”起首一句,写别离的黯然销魂:挂满泪珠的脸颊犹如带露的花朵,颦蹙的黛眉象远山一抹。一幅娇怜痛惜的模样,经过这番描绘呼之欲出,跃然纸上。它同周围的景色化成一片,构成一种凄丽哀惋的色调,一上来就紧紧抓住读者的心弦。“此恨”句,说明离愁对于双方是同样的沉重。但是地位的悬殊并没有阻止一位宦游四海的贵公子和一位烟花女子倾心相爱。   他们热恋着,共同承受着离恨的折磨,不由得柔肠寸断。上片最后一句,纯乎写情,语浅情深,感人肺腑,表现了两人木然相对的绝望之情。   下片情景交融,情意绵绵,极悱恻缠绵之能事。   “断雨”二句,写景色之荒残。零零落落的雨点,澌灭着的残云,与离人的心境正相印合。而这种残云断雨的凄凉景象,正象征着这段露水姻缘已经行将结束。从此以后,只剩下岑寂的相思来折磨着这一对再见无期的离人了。结拍两句,设想别后的思念,付断魂于潮水。   此词以浅近之语传秾至之真情,以愁眉泪颊、断雨残云等意象传达词人心中的深情,表达了作者对于青春恋情的没齿难忘,具有动人心魄的艺术魅力。
八六子·倚危亭(秦观)

八六子·倚危亭(秦观)

《八六子·倚危亭》是宋代著名词人秦观的词作之一,被选入《宋词三百首》。这是首怀人之作。开头由情直入,由春草比离恨,含蓄空灵,“柳外青骢别”,“水边红袂分”,对仗工稳,色彩鲜明,“怆然暗惊”又回到现实,含无限凄楚之感。下阕由追忆情人的美貌和柔情,承上启下,“那堪”以下又一对句,落花纷纷,残雨濛濛,在凄迷之景中融入深切的怀人之情,更生苦愁。“黄鹂”啼声在愁境中缭绕,让声音展示更空阔的愁怀,含无限深长的情思。交融,含蓄委婉。语言字斟名酌、千锤百炼,对比的运用效果显著,明艳的春色与肃杀的暮景对照,昔日“俊游”与今日“重来”感情相比,幽婉而凝重地表现出词人凄苦郁闷的愁情。足见功力之深厚。   原文 八六子① 倚危亭、恨如芳草②,萋萋刬尽还生③。念柳外青骢别后④,水边红袂分时⑤,怆然暗惊。 无端天与娉婷⑥。夜月一帘幽梦,春风十里柔情⑦。怎奈向⑧、欢娱渐随流水,素弦声断,翠绡香减,那堪片片飞花弄晚,濛濛残雨笼晴。正销凝⑨,黄鹂又啼数声⑩。   注释 ①八六子:杜牧始创此调,又名《感黄鹂》。 ②恨如芳草:李煜《清平乐》:离恨恰如芳草,更行更远还生。” ③刬:同“铲”。 ④青骢(cōng):毛色青白相间的马。 ⑤袂(mèi)红:红袖,指女子,情人。 ⑥娉婷:美貌,指美人。 ⑦“春风”句:杜牧《赠别》诗:“春风十里扬州路,卷上珠帘总不如。” ⑧怎奈向:即怎奈、如何。宋人方言,“向”字为语尾助词。 ⑨销凝:消魂凝恨。⑩黄鹂:又名黄莺。   翻译 在高高的亭台上,我靠着栏杆。心里的恨就像遍地茂密的芳草,你即使把它铲光,它也会再生出来。想起柳荫外我骑着青骢马,河岸边你挥着红衫袖,彼此告别分手的时刻,不免凄怆地暗暗心惊。   老天平白无故地让我与绝色佳人结下这段情缘。明月映着珠帘的夜晚,我们堕入美妙的梦境,领略着春风似的柔情。有什么办法呢!欢乐已逐渐随着流水逝去了,悦耳的琴声不再可闻,翠绡巾帕上的香气也消失殆尽。怎能忍受这片片飞花在晚春时舞弄,濛濛残雨来将晴空笼罩。我正满怀愁绪,又传来黄鹂的几声啼鸣。   赏析 这是秦观写于元丰三年(1080)的一首怀人之作,当时秦观三十二岁,孔子有云:“三十而立。”而他此时还未能登得进士第,更未能谋得一官半职。在这种处境下,忆想起以往与佳人欢娱的美好时光,展望着今后的路程,使他不能不感怀身世而有所慨叹。从艺术上看,整首词缠绵悱恻,柔婉含蓄,融情于景,抒发了对某位佳人的深深追念,鲜明地体现了秦观婉约词情韵兼胜的风格特征。“八六子”是词牌,始见于《尊前集》中所收的杜牧之作。分上下两片,上片三处平韵,下片五处平韵,共八十八字。通常以秦观的此作为定格。   这是一首写离情的名作,在宋代即”为名流推激”(洪迈《容斋四笔》)。徐培均校注《淮海居士长短句》以元丰三年孙觉作《召伯斗野亭》诗,少游、张琬等和之,皆有”危亭”之语,而断秦观此作当作于同时,可备参考。   首三句起得突兀,写倚亭生恨,恨如芳草,刬尽还生,极善形容。用笔运思均空灵绵邈,故被周济誉为”神来之笔”。接以”念”字领起一段回忆,又陡然折回现实,一”念”一”惊”,情思动宕得奇。离情至此明白逗出。作者对当日离别情景记忆历历。柳外水边,青骢红袂,景色清幽而色彩分明,故其一”念”明晰如此。惟其情深,才能恨长。”暗惊”二字含怆然痛楚,以此衬合起笔,突兀之笔方趋平稳,如草之恨才得确解。   下阕由离别之念更进一步追溯当年欢聚之乐。换头三句写女子体态风韵和夜月柔情,意极平常而境极幽雅。”无端”二字亦所谓无理而有情,赏爱怜惜之意,均由此汩汩而出。”怎奈向”三字转出波澜,柔情、幽梦亦顿挫急下。欢娱如水(与上阕”水边红袂分时”暗合)渐流渐远,悲情横集,至斯而极。煞末数句写景,层层深入,深厚有致。飞花片片,残雨濛濛,一弄晚一笼晴,意兴极为阑珊,词心词境两相凄美。”正销凝”乃自我振醒之语,以黄鹂数啼遥接满目芳草,境界虽空灵深邃,但含恨深远。刘熙载《艺概·词曲概》曾说:”秦少游词,得《花间》、《尊前》遗韵,却能自出清新”观此可见刘言不虚。   秦观此词词旨缠绵,音调凄婉。词中连绵式的长句,使人仿佛可感当日演唱时的缠绵声情。且融情入景,情景交炼,体制雅淡而气骨不衰,让人咀嚼无滓,久而知味。
柏崖老人号无名先生男削发女黄冠自以云泉独乐命予赋诗

柏崖老人号无名先生男削发女黄冠自以云泉独乐命予赋诗

朝代:唐朝 作者:钱起   古也忧婚嫁,君能乐性肠。长男栖月宇,少女炫霓裳。 问尔餐霞处,春山芝桂旁。鹤前飞九转,壶里驻三光。 与我开龙峤,披云静药堂。胡麻兼藻绿,石髓隔花香。 帝力言何有,椿年喜渐长。窅然高象外,宁不傲羲皇。
望海潮·梅英疏淡(秦观)

望海潮·梅英疏淡(秦观)

《望海潮·梅英疏淡》是宋代著名词人秦观的词作之一,被选入《宋词三百首》。这是一首伤春怀旧之作。这首词先是追怀往昔客居洛阳时结伴游览名园胜迹的乐趣,继写此次重来旧地时的颓丧情绪,虽然风景不殊,却丧失了当年那种勃勃的兴致。倚楼之际,于苍茫暮色中,见昏鸦归巢,归思转切。结构上,景起情结,今昔交错,虚实交融,含蓄委婉。语言字斟名酌、千锤百炼,对比的运用效果显著,明艳的春色与肃杀的暮景对照,昔日“俊游”与今日“重来”感情相比,幽婉而凝重地表现出词人凄苦郁闷的愁情。足见功力之深厚。   原文 望海潮① 梅英疏淡,冰澌溶泄②,东风暗换年华③。金谷俊游④,铜驼巷陌⑤,新晴细履平沙。长记误随车,正絮翻蝶舞,芳思交加⑥。柳下桃蹊,乱分春色到人家。 西园夜饮鸣笳⑦。有华灯碍月,飞盖妨花。兰苑未空,行人渐老,重来是事堪嗟⑧。烟暝酒旗斜⑨,但倚楼极目,时见栖鸦。无奈归心,暗随流水到天涯。   注释 ①望海潮:柳永创调,见《乐章集》。此调咏钱塘(今浙江杭州),当是以钱塘作为观潮胜地取意。 ②冰澌(sī)溶泄:冰块融化流动。 ③东风暗换年华:是说东风吹起不知不觉又换了岁月。 ④金谷:金谷园,在洛阳西北。俊游:同游的好友。 ⑤铜驼苍陌:古洛阳宫门南四会道口,有二铜陀夹着相对,后称铜陀陌。苍陌:街道。 ⑥芳思(sì):春天引起了错综复杂的情思。 ⑦西园:宋时洛阳有董氏西园为著名的园林。后世泛指风景优美的园林。鸣笳:奏乐助兴。胡笳是古代传自北方少数民族的一种乐器。 ⑧是事:事事。 ⑨烟暝:烟雾弥漫,天色昏暗。   翻译 淡淡的梅花开得疏疏落落,河里的冰块已开始融化流动,东风又将岁月暗中更换。我总是记得往昔这时候金谷园、铜驼街熙熙攘攘的景象,游人趁着新晴天气,轻轻地走在平坦的沙路上。人们过往不绝,我竟误跟着一辆香车跑了好多路。那时,正柳絮舒卷,蛱蝶飞舞,春心狂想,纷纷不已。柳荫下、桃树底,踩出了小路,这一番春色乱分送了多少人家!   夜间在名园中举行宴会饮酒,吹笳奏乐,热闹非凡。到处是彩灯辉煌,妨碍了人们赏月,车如流水,阻挡了游客观花。如今园林中花木未空,游人却已渐渐地老去了。重来此地,只觉得事事都引起我的感叹。傍晚的烟霭中,酒旗还斜矗着。我只是在楼头靠着栏杆远望,时时能见到的是一群栖息着的暮鸦。我的心中涌起了归家的念头,这念头无可奈何地、暗暗地随着眼前的流水一直去往遥远的故园。   赏析 秦观的词常常以温婉平和之音,荡人心魄。它不使气,不着力,咀嚼无滓,久而知味。这首《望海潮》便体现了少游词的这种创作特点。词写游踪,通过今昔对比,表达了深切的归思。毛晋汲古阁本题作”洛阳怀古”,不知何据?盖词作内容既非怀古,而是感旧;作地也非洛阳,而是汴京。秦观于元祐五年(1090)制举及第后,留京供职。据其《西城宴集》诗序记载,元祐七年(1092)三月上巳,帝诏赐馆阁官花酒,以中浣日群游金明池、琼林苑等处,最后又聚会于国夫人园,参予此游的有三十六人之多,成为一时盛事。此词中提到的”西园夜饮鸣笳。有华灯碍月,飞盖妨花”,盖即指此事。但到了绍圣元年(1094)春,朝廷党争再起,新党重新执政,旧党陆续外贬。秦观因为与苏轼的关系,同在被贬之列。这首词大约即写于被贬杭州通判而即将离京之时。   上片起头三句,写初春景物:梅花渐渐地稀疏,结冰的水流已经溶解,东风的煦拂之中,春天悄悄地来了。“暗换年华”,既指眼前自然界的变化,又指人事沧桑、政局变化。此种双关的今昔之感,直贯结句思归之意。   “金谷俊游”以下十一句,都是写的旧游,实以“长记”两字领起,“误随车”固“长记”之中,即前三句所写金谷园中、铜驼路上的游赏,也同样内。但由于格律关系就把“长记”这样作为领起的字移后了。“金谷”三句所写都是欢娱之情,纯为忆旧。“长记”之事甚多,而这首词写的只是两年前春天的那一次游宴。金谷园是西晋石崇的花园,洛阳西北。铜驼路是西晋都城洛阳皇宫前一条繁华的街道,以宫前立有铜驼而得名。故人们每以金谷、铜驼代表洛阳的名胜古迹。但词里,西晋都城洛阳的金谷园和铜驼路,却是用以借指北宋都城汴京的金明池和琼林苑,而非实指。与下面的西园也非实指曹魏邺都(今河北临漳西)曹氏兄弟的游乐之地,而是指金明池(因为它位于汴京之西)同。这三句,乃是说前年上已,适值新晴,游赏幽美的名园,漫步繁华的街道,缓踏平沙,非常轻快。   因忆及“细履平沙”故连带想起当初最令人难忘的“误随车”那件事来。“误随车”出韩愈《游城南十六首》的《嘲少年》:“直把春偿酒,都将命乞花。只知闲信马,不觉误随车。”而李白的《陌上赠美人》:“白马骄行踏落花,垂鞭直拂五云车。美人一笑搴珠箔,遥指红楼是妾家。”以及张泌的《浣溪沙》:“晚逐香车入凤城,东风斜揭绣帘轻,慢回娇眼笑盈盈。消息未通何计是?便须佯醉且随行,依稀闻道太狂生。”则都可作随车的注释。尽管那次“误随车”只是无心之误,但却也引起了词人温馨的遐思,使他对之长远地保持着美好的记忆。“正絮翻蝶舞”四句,写春景。“絮翻蝶舞”、“柳下桃蹊”,正面形容浓春。春天的气息到处洋溢着,人这种环境之中,自然也就“芳思交加”,即心情充满着青春的欢乐了。此处“乱”字下得极好,它将春色无所不,乱哄哄地呈现着万紫千红的图景出色地反映了出来。   换头“西园”三句,从美妙的景物写到愉快的饮宴,时间则由白天到了夜晚,以见当时的尽情欢乐。西园借指西池。曹植的《公宴》写道:“清夜游西园,飞盖相追随。明月澄清景,列宿正参差。”曹丕《与吴质书》云:“白日既匿,继以朗月。同乘并载,以游后园。舆轮徐动,参从无声;清风夜起,悲笳微吟。”又云:“从者鸣笳以启路,文学托乘于后车。”词用二曹诗文中意象,写日间外面游玩之后,晚间又到国夫人园中饮酒、听乐。各种花灯都点亮了,使得明月也失去了她的光辉;许多车子园中飞驰,也不管车盖擦损了路旁的花枝。写来使人觉得灯烛辉煌,车水马龙,如目前。“碍”字和“妨”字,不但显出月朗花繁,而且也显出灯多而交映,车众而并驰的盛况。把过去写得愈热闹就愈衬出现的凄凉、寂寞。   “兰苑”二句,暗中转折,逼出“重来是事堪嗟”,点明怀旧之意,与上“东风暗换年华”相呼应。追忆前游,是事可念,而“重来”旧地,则“是事堪嗟”,感慨至深。此时酒楼独倚,只见烟暝旗斜,暮色苍茫,既无飞盖而来的俊侣,也无鸣笳夜饮的豪情,极目所至,已经看不到絮、蝶、桃、柳这样一些春色,只是“时见栖鸦”而已。这时候,宦海风波,仕途蹉跌,也使得词人不得不离开汴京,于是归心也就自然而然地同时也是无可奈何地涌上心头。   这首词最大的艺术特色是强烈的今昔对比,结构上由今而昔,由昔返今。局度安详,而气味温婉,是少游的本色之作。
侍从游后湖宴坐

侍从游后湖宴坐

朝代:唐朝 作者:权德舆   绝境殊不远,湖塘直吾庐。烟霞旦夕生,泛览诚可娱。 慈颜俯见喻,辍尔诗与书。清旭理轻舟,嬉游散烦劬。 宿雨荡残燠,惠风与之俱。心灵一开旷,机巧眇已疏。 中流有荷花,花实相芬敷。田田绿叶映,艳艳红姿舒。 繁香好风结,净质清露濡。丹霞无容辉,嫭色亦踟蹰。 秾芳射水木,欹叶游龟鱼。化工若有情,生植皆不如。 轻舟任沿溯,毕景乃踌躇。家人亦恬旷,稚齿皆忻愉。 素弦激凄清,旨酒盈樽壶。寿觞既频献,乐极随歌呼。 圆月初出海,澄辉来满湖。清光照酒酣,俯倾百虑无。 以兹心目畅,敌彼名利途。轻肥何为者,浆藿自有馀。 愿销区中累,保此湖上居。无用诚自适,年年玩芙蕖。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