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昆山

唐代诗歌中的豪侠精神

  楼上的两位已经说的很多了,在本人读过的太白的诗中,对侠士的描写和诗人对侠者精神的推崇的诗篇印象对深刻的也久是《侠客行》了…… 金庸用这个名字写过一部同名小说;开篇即附有这手诗。…

  楼上的两位已经说的很多了,在本人读过的太白的诗中,对侠士的描写和诗人对侠者精神的推崇的诗篇印象对深刻的也久是《侠客行》了……

金庸用这个名字写过一部同名小说;开篇即附有这手诗。全诗如下:

《侠客行》——李白

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闲过信陵饮,脱剑膝前横。将炙啖朱亥,持觞劝侯嬴。

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眼花耳热后,一起素霓生。

救赵挥金槌,邯郸先震惊。千秋二壮士,烜赫大梁城。

纵死侠骨香,不惭世上英。谁能书阁下,白首太玄经?

再附上网上找的相关古代侠客刺客的赏析,希望你能喜欢:

这是李太白的名篇《侠客行》,自古燕赵多慷慨悲歌之士,而春秋战国乱世正是侠客们扬名立万,名传后世的大舞台。李太白说:“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光阴者,百代之过客。而浮生若梦,为欢几何?”对于一个豪杰之士来说,碌碌无为,虚度一生安于贫病是不能接受的。于是他们或客于名门,或隐匿待时,而一般诸侯贵族“宾客盈门,食者三千”,要想脱颖而出,获得机会也非易事,但倘有机会,他们必然做得众人瞩目,轰动天下。遂有曹沫盟柯,返鲁侵地;专诸进炙,定吴篡位;彰弟哭市,报主涂厕;刎颈申冤,操袖行事;暴秦夺魄,懦夫增气之事。

侠客虽为布衣,却也有大智大勇,天子之怒可流血千里,而布衣之怒可使天子溅血五步。唐雎使秦,秦王谓唐雎曰:“公亦尝闻天子之怒乎?”唐雎对曰:“臣未尝闻也。”秦王曰:“天子之怒,伏尸百万,流血千里。””唐雎曰:“大王尝闻布衣之怒乎?”秦王曰:“布衣之怒,亦免冠徒跣,以头抢地尔。”唐雎曰:“此庸夫之怒,非士之怒也,夫专诸之刺王僚也,彗星袭月;聂政之刺韩傀也,白虹贯日;要离之刺庆忌也,苍鹰击于殿上。此三子者,皆布衣之士也怀怒未发,休浸降于天……”

鲁之曹沫,为将与齐三战皆北,齐鲁会于柯,沫知齐为霸,必信而不背约,遂于齐侯执牛耳之际执匕首劫之,左右莫敢动,得齐归还三战失地之约,遂下坛执臣礼从容应对如故。这需要莫大的勇气,更需要临机的镇定和决断,三战所失一朝尽还。曹沫为将与为刺客,并无太大的分歧,只是将为将的能力灵活的运用了一下,严格说来他还不算真正意义上的刺客。

专诸,吴堂邑人也。伍子胥初亡楚如吴时,遇之于途,专诸方与人斗,甚不可当,妻呼,还。子胥怪而问其状。专诸曰:“夫屈一人之下,必申万人之上。”胥因而相之,雄貌,深目,侈口,熊背,知其勇士 。伍子胥知公子光之欲杀吴王,乃进专诸于公子光。光之父曰吴王诸樊。诸樊弟三人:次曰余祭,次曰夷眛,次曰季子札。诸樊父寿梦本欲以季札最贤而传国于他,季札固辞故传于诸樊相约诸樊不立太子,以次传三弟,必致国于季子札。诸樊既死,传余祭。余祭死,传夷眛。夷眛死,当传季子札,季子札逃不肯立,吴人乃立夷眛之子僚为王。公子光曰:“使以兄弟次邪,季子当立;必以子乎,则光真适嗣,当立。”故尝阴养谋臣以求立。光既得专诸,善客待之。九年四月丙子,光伏甲士于窟室中,而具酒请王僚。王僚使兵陈自宫至光之家,门户阶陛左右,皆王僚之亲戚也。夹立侍,皆持长铍。④酒既酣,公子光详为足疾,入窟室中,使专诸置匕首鱼炙之腹中而进之。既至王前,专诸擘鱼,因以匕首刺王僚,王僚立死。左右亦杀专诸,王人扰乱。公子光出其伏甲以攻王僚之徒,尽灭之,遂自立为王,是为阖闾。

从专诸见伍员时所说的话来看,当时专诸貌虽不肖,却其志非小。后来果然勇气非常,持鱼肠剑力透重甲刺死王僚,也算是为助吴国王霸之业做了点贡献。这里不得不说伍员的知人之明和姬光的笼络手段了得。

  侠是中国历史文化发展的产物,关于侠的定义,学术界一直是众说纷纭.侠大约产生在春秋战国的乱世时期,少数拥有武力的人受雇于某个人或集团,以暴力替雇主完成使命.因而《韩非子 五蠹》说:”侠以武犯禁”,这也是现存文献中关于”侠”这一名称的最早记载.侠拥有强大的武力,必然经常触犯国家的法律,对正常的统治秩序产生一定的破坏作用,所以统治者对侠客们是引以为忌的.随着春秋战国乱世的结束,侠也渐渐地失去了生存的土壤,到了汉初,社会上侠的数量比以前减少了,但当时侠的活动与以前已有所不同,著名的大侠如朱家,剧孟,郭解等都发展成为隐隐与国家政权对抗的地方豪强势力,《史记 游侠列传》:”鲁朱家者,与高祖同时,鲁人皆以儒教,而朱家用侠闻.所藏活豪士以百数,其余庸人不可胜言.”这种地方武装必然对封建统治造成一定程度上的威胁,所以汉武帝大一统之后,对豪侠势力坚决打击,之后真正的侠可以说已经不存在了,然而侠客们仗义疏财,重诺轻生,追求独立自由人格的精神与文人士大夫宣泄抑郁不平之气,渴望建功立业,实现人生理想的精神在某种程度上有着共鸣,侠及侠的精神在后世文人笔下得到了礼赞.汉魏六朝时期,侠开始进入了诗歌领域,游侠成为乐府诗的重要主题,由此产生了大量歌咏侠客及侠行的咏侠诗,到了唐代咏侠诗更是得到了空前的发展,汪聚应先生全面搜集整理了《全唐诗》,唐人史料,笔记和传奇小说中的咏侠诗,得出唐人的咏侠诗有四百多首.[ 1 ]特别是盛唐时期,几乎每一位盛唐诗人都有咏侠诗作,其中以李白最为突出,他”十五好剑术”(《与韩荆州书》),”少任侠,曾手刃数人”(魏颢《李翰林集序》),是一位充满侠气的诗人,本文拟从内容和思想两个方面来谈谈李白的咏侠诗,并进而探讨李白咏侠诗的特点.

一,李白咏侠诗的主要内容

李白的诗作中反映游侠生活,歌颂侠义精神以及抒发个人侠义情怀的咏侠诗将近二十首,主要是乐府诗,归纳起来,大致有以下几个方面的内容:

(一)歌咏古代知名侠士

李白一生以侠客自诩,许多古代的知名侠士一直是他歌咏的对象.他渴望自己能像他们一样靠自己的侠行建功立业,名垂后世.如《侠客行》就歌颂了候嬴,朱亥两位侠士的义举,”将炙啖朱亥,持觞劝候嬴”,[ 2 ]诗人一直渴望能够像他们一样,”纵死侠骨香,不惭世上英”,”千秋二壮士,煊赫大梁城”,候,朱两人在诗人笔下更是光耀千古.《结袜子》赞扬了侠士高渐离和专诸,歌颂了他们”感君恩重许君命,太山一掷轻鸿毛”.在众多古代侠士中,李白最推崇的是鲁仲连,在《古风》第十首中,诗人盛赞了这位战国时期著名的侠士:齐有倜傥生,鲁连特高妙.明月出海底,一

朝开光耀.却秦振英声,后世仰末照.意轻千金赠,顾向平原笑.吾亦澹荡人,拂衣可同调.鲁仲连这种立功而却赏,不因”千金赠”动心的高尚品质和”顾向平原笑”这种平交王候的心态深深打动着诗人,”吾亦澹荡人,拂衣可同调”,李白是以鲁仲连为自己努力的对象的,他希望自己能够像鲁仲连那样在建功立业之后悄然隐退,不事王侯.这类咏侠诗都是诗人对古代侠士们的直接赞美,它们深深地寄托了诗人的任侠情怀.从这几首诗中可以看出诗人对古代侠士们的英雄事迹和高贵品质的向往和追求,他深切地渴望自己能够像他们一样通过自己的侠行壮举来建功立业.

(二)肯定侠士的个人复仇行为

侠客行为和活动的一个重要内容就是复仇,侠在最初就是受雇于别人以自己的武力为雇主复仇的.自古以来,对复仇行为就有一定程度上的肯定,”父之仇,弗与共戴天;兄弟之仇,不反兵;交游之仇,不同国”.[ 3 ](P138)到了唐代,任侠精神再度高涨,侠行侠风得到了普遍的认同,整个社会弥漫着一股尚武好勇的气息,复仇行为也为社会所肯定,甚至法律对个人的复仇行为还有较为宽容的一面,[ 4 ](P76)在李白的咏侠诗中也有肯定个人复仇行为的作品,如《秦女休行》就描写了一个女子”手挥白杨刀,清昼杀仇家”的故事,虽然这位女子因杀人而触犯了法律,但最终还是”金鸡忽放赦,大辟得宽赊”.以个人武力强行复仇而触犯法律结果被赦免,可见当时社会的普遍风气是对个人复仇行为的肯定与赞扬.”何惭聂政姐,万古共惊嗟”诗人用当年刺客聂政的姐姐作对比,用惊叹的笔调写出了自己对这位复仇女子的深深敬佩.《东海有勇妇》描写了一位为夫报仇的女子,”捐躯报夫仇,万死不顾生”,该女子”十步两跳跃,三呼一交兵”杀掉了仇人,然而她并没有因此被处决,相反”北海李使君,飞章奏天庭.舍罪惊风俗,流芳播沧瀛”,这位勇敢的妇女因此而流芳千古.

(三)描写游侠生活,赞颂侠义精神

唐朝是中国封建社会的鼎盛时期,也是侠意识空前活跃的时代.当时社会上游侠活动盛行,而且游侠的范围也更广了,那些”东郊斗鸡”,”南皮射雉”(陈子良《游侠篇》)的公子王孙和无赖恶少被人们同真正的侠士混为一谈了.[ 5 ](P52)李白的咏侠诗中有很多就是描写这类游侠的生活,赞颂他们的侠义精神的.如《白马篇》描写了一位武艺高强,”杀人如剪草,剧孟同遨游”的侠士,他能”弓催南山虎”,”手接太行猱”,在国家危急的时候依然从军作战,建立了功业,最后”羞入原宪室,荒径隐蓬蒿”.《少年行》中的那位淮南游侠”浑身装束皆绮罗”,娇纵自傲,经常出入于歌楼妓馆,然而几年过后他依靠战功使”府县尽为门下客,王侯皆是平交人”,实现了自己求取功名富贵的理想.《行行且游猎篇》写一个出生边地的少年于秋高马肥之际射猎的场景,他的神乎其技使诗人发出了”儒生不及游侠儿,白首下帷复何益”的感慨.《结客少年场行》写了一位剑术不凡的少年结交豪雄,借酒杀人的故事,诗人赞扬了他的高超武艺和过人的胆识,渴望能像少年游侠那样建功立业.《少年子》中的那位”挟弹””如流星”的游侠少年在作者看来更比伯夷叔齐有过之而无不及.此外还有《出自蓟北门行》一首,诗人把心目中的游侠形象转变为一位在边关危急的时候勇登战场的”猛将”,这位猛将”挥刃斩楼兰,弯弓射贤王”,最终”收功报天子,行歌归咸阳”.纵观这几首诗可以发现,诗中的主角都是一些身有武力的少年游侠,他们刚健豪迈,追求自由的个性与独立不羁的人格,在国家危急的时候从军作战,这种生活是诗人一直所憧憬的理想生活.

(四)回忆自己任侠经历,表现个人任侠心态

李白总把自己当作一个侠士,他在许多社

701第2期傅振宏:论李白的咏侠诗

1994-2007 China Academic Journal Electronic Publishing House.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cnki.net

会交往过程中都表现出独特的豪侠风度:”分明楚汉事,历历王霸道”,”袖中匕首剑,怀有茂陵书”(崔宗之《赠李十二》),《新唐书》本传说李白”喜纵横术,击剑,为任侠,轻财重施”,《刘碣》,

《范碑》都有李白任侠的记载,这些在李白的咏侠诗中都可以得到印证.李白回忆自己的任侠

经历,表现自己任侠心态的咏侠诗约占全部咏侠诗的三分之一.”结发未识事,所交尽豪雄”,”托身白刃里,杀人红尘中”(《赠从兄襄阳少府皓》),少年时的李白就已经遍交豪雄,斗勇杀人了,然而青春已逝,功业未成的惆怅时时侵袭着诗人,”归来无产业,生事如转蓬”,”一朝狐裘敝,百镒黄金空”,穷困潦倒的他只能”弹剑徒激昂,出门悲路旁”,年少时行侠远游,年老时贫困不堪,这巨大的落差常常撞击着诗人的心灵.在《赠宣城宇文太守兼呈崔侍御》中,作者回忆了自己游金陵时与恶少争斗,在幽州纵马射猎箭穿两虎等事例,丰富了李白这个侠士的形象.《醉后赠从甥高镇》写出了诗人对任侠行为的反讽,”时清不及英豪人,三尺儿童唾廉蔺”,侠士的行为在社会上越来越得不到认同,以至于诗人”匣中 剑装鹊鱼,闲在腰间未用渠”,他一心想通过任侠来建立功业,然而功业未成穷困交加的处境让他无比的惆怅悲慨.《赠何七判官昌浩》也表现了诗人同样的心态,”羞作济南生,九十诵古文”的他渴望”沙漠收奇勋”,然而诗人这种积极用世的心态在现实面前被击得粉碎,”老死阡陌间,何因扬清芬”,士子们人人渴望建立丰功伟业,可现实是成功的没有几人,李白在这首诗中真切地道出了他自己这种欲建奇勋而无门路的悲凉心境.李白在《留别广陵诸公》中回忆了自己少年时代在燕赵一带结交豪侠,骑马佩剑的往事,诗人渴望以自己的本领建立战功,然而”空名束壮士,薄俗弃高贤”,他还是没有得到重用,”还家守清真,孤洁励秋蝉.炼丹费火石,采药穷山川”,在失望之余,诗人开始采药炼丹,求仙访道,”狂歌自此别,垂钓沧浪前”,过着一种逍遥自在无忧无虑的生活.还有一首《门有车马客行》用乐府旧题的形式道出了诗人的心声,”叹我万里游,飘飘三十春.空谈帝王略,紫绶不挂身”,诗人从少

年时代开始就仗剑远游,遍访名士,希望能以自己所学为帝王所用,几十年过去了,诗人还是一

介平民,帝王之略也成了空谈.”雄剑藏玉匣,阴符生素尘”,一生所学已无用武之地,没有人会赏识他了,诗人”廓落无所合,流离湘水滨”,痛苦地度过了余生.从这些诗一方面可以看出李白积极用世的心态,另一方面也可以看出残酷的现实对诗人的打击,自小苦读,少年出游,而怀才不遇,建功立业也成了永远实现不了的梦想,这几首咏侠诗可以说是诗人心路历程的一面镜子.

二,李白咏侠诗的思想

李白一生以侠士自居,为侠活动频繁,李白的咏侠诗集中反映了他的任侠思想.李白的侠

义观概括起来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一)重恩义,轻财利

东汉许慎在《说文解字》中注”侠”字为”轻财者也”,可见侠在最初就有仗义疏财的一面.

李白在他自叙生平的《上安州裴长史书》里说:”昔东游维扬,不逾一年,散金三十万余.”在咏

侠诗中他多次提到古今侠客们视金钱如粪土的节义行为,”鲁连逃千金,圭组岂可酬”(《赠崔郎

中宗之》),”意轻千金赠,顾向平原笑”(《古风》其十),”鲁连卖谈笑,岂是顾千金”(《留别王司

马嵩》),侠客们的轻财是和重义联系在一起的,他们之所以轻财好施正是因为在他们心目中更

看重义,古代侠客们讲求知遇,有恩必报.《结袜子》就歌颂了侠客义士们士为知己者死的精神:”燕南壮士吴门豪,筑中置铅鱼隐刀.感君恩重许君命,太山一掷轻鸿毛”,”袖中赵匕首,买自徐夫人,玉匣闭霜雪,经燕复历秦.……荆轲一去后,壮士多摧残”(《赠友人》)高度赞美了

荆轲舍生取义,视死如归的精神.”救赵挥金槌,邯郸先震惊.千秋二壮士,煊赫大梁城.纵

死侠骨香,不惭世上英”(《侠客行》),李白对候瀛,朱亥舍身赴难,知恩必报的侠行义举极为倾

慕.李白在诗中赞美的都是一些古代的知名侠士,实际上塑造的是他理想中的自我形象.

(二)重然诺,轻生死

重诺守信是儒生和侠士们都奉行的行为准则,也是文人和侠士们相互理解和交往的基础,历史上的侠客义士们大都是重然诺轻生死的,如乐毅,郭隗,候瀛,朱亥等等,这种精神深深感

染着李白,在咏侠诗中李白也写出了自己对这

801哈尔滨学院学报2006年

1994-2007 China Academic Journal Electronic Publishing House.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cnki.net

种精神的仰慕和追求.”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侠客行》).诗人对候,朱两位侠士为承诺

而献身的义举一直神往.《结袜子》也歌颂了高渐离和专诸重诺言于太山,轻性命于鸿毛的风

节.重诺守信是侠士的优秀品质,也是人与人之间交往的基本原则之一,在当时充满狡诈和

欺骗的封建社会中,这的确是为士人所推崇的一种优秀品质.

(三)重功业,成身退

李白一生渴望建功立业,青年时期的他就有”安社稷”,”济苍生”的宏大志向.他希望自己能在政治上有所作为,经常以历史上著名的政治家军事家管仲,乐毅,谢安等自比,他的抱负是”申管晏之谈,谋帝王之术,奋其智能,愿为辅弼,使寰区大定,海县清一”(《代寿山答孟少府移文书》).为了实现自己的政治理想,李白采取了多种方式,游侠是其中的一种重要方式,他希望凭着自己的本领在国家危难之际出征沙场.他的游侠活动是他的一种晋身报国之道,是与他的政治理想密切相连的,但是,他的目标不仅仅是获取功名求取富贵,而是靠自己的本领报效国家,建立不朽的功业,”但用东山谢安石,为君谈笑静胡沙”(《永王东巡歌》其二),这种思想深深地印在了他的咏侠诗中.”齐有倜傥生,鲁连特高妙.明月出海底,一朝开光耀.却秦振英声,后世仰末照.意轻千金赠,顾向平原笑.吾亦澹荡人,拂衣可同调”(《古风》其十),李白不止一次地歌咏鲁仲

连,他深切地希望自己能像鲁仲连那样建功立业,流芳百世.李白诗中的侠客们在斗鸡走狗

之后都走向了大漠边塞.边关出现危急时,少年侠士们都奋勇从军,《白马篇》中那位能”弓催

南山虎,手接太行猱”的少年侠士在边关告急时,”发愤去函谷,从军向临洮”,”叱咤经百战,匈奴尽奔逃”,经过激烈的战斗终于打跑了匈奴,平定了边关,建立了功勋.《出自蓟北门行》

描写了一位猛将在”羽书速惊电,烽火昼连光”,”虎竹救边急,戎车森已行”的情况下”连旗登战

场”,在寒冬腊月风沙凄紧的恶劣环境下坚持作战,”挥刃斩楼兰,弯弓射贤王”,”单于一平荡,

种落自奔亡”,让边关重新恢复了宁静.值得注意的是这两首诗中主人公的归宿是不一样的,

《白马篇》中那位侠士”归来使酒气,未肯拜萧曹.羞入原宪室,荒径隐蓬蒿”,他不愿封侯拜

相,鄙视功名富贵,最后隐身于草莽之间.而《出自蓟北门行》中的那位猛将”收功报天子,行

歌归咸阳”,可想而知是走上了一条平坦的仕途之路.比较而言,李白似乎更推崇《白马篇》中

那位侠士的做法.与李白建功立业的思想紧密相联系的是他的功成身退的思想,这在他的咏侠诗中也可以找到例证,”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侠客行》),”归来使酒气,不肯拜萧朝”(《白马篇》),因为他认识到了”功成身不退,自古多愆尤”(《古风》其十八),”吾观自古贤达人,功成不退皆殒身”(《行路难》其三),他希望能在建功立业之后及时归隐.其实,这既与他鄙视功名富贵,崇尚个性自由的性格有关,也有全身避祸,明哲保身的消极因素.这种功成身退的思想与他赞颂的侠义气节是不矛盾的,而是完全一致的,再参看他的诗作可以发现,这种思想更多地是受了鲁仲连的影响,”我以一箭书,能取聊城功.终然不受赏,羞与时人同”(《五月东鲁行答文上

翁》),”所冀旄头灭,功成追鲁连”(《在水军宴赠幕府诸侍御》),”愿一佐明主,功成还旧林”(《留

别王司马嵩》)渴望建功立业,在功成名就时及时隐退,”这是李白任侠精神的最大特点和最终

归宿,是其游侠精神的高度升华,也是他一生追求的最高理想”.[ 6 ](P86)

(四)重侠士,轻儒生

与李白崇尚游侠精神相关联的是他的”轻儒”倾向,盛唐社会尚武好勇,弥漫着一股重侠

轻儒的气息,”大笑向文士,一经何足穷”(高适《塞下曲》),”岂学书生辈,窗前老一经”(王维《送赵都督赵代州得青字》),”知我沧溟心,脱略腐儒辈”(王维《宿灞上寄侍御王与弟》),李白一

生狂放不羁,不走科举应试的常路,这本身就是对儒家规范的一种超越.他在热情赞颂侠士的

同时对那些皓首穷经,老死章句的腐儒极尽讥讽鄙薄之能事.如《侠客行》盛赞了侯朱两位侠

士”千秋二壮士,煊赫大梁城.纵死侠骨香,不惭世上英”,相比之下,”谁能书阁下,白首《太玄

经》”,在《行行且游猎篇》的末尾,作者更是发出了”儒生不及游侠人,白首下帷复何益”的感慨.

最能反映李白轻儒思想的是《嘲鲁儒》一诗,”鲁叟谈《五经》,白发死章句.问以经济策,芒如坠

901第2期傅振宏:论李白的咏侠诗

1994-2007 China Academic Journal Electronic Publishing House.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cnki.net

烟雾”,这些腐儒们死守章句,毫无经世致用之才,精神世界一片空虚.”足著远游履,首戴方山巾.缓步从直道,未行先起坐”,写出了腐儒们令人生厌的外部形象,”秦家丞相府,不重褒

衣人.君非叔孙通,与我本殊伦.时事且未达,归耕汶水滨”,前两句用李斯的典故说明治国不能用这些腐儒,而叔孙通则为诗人所推崇,说明诗人并不是反对所有的儒生,像叔孙通那样不死守章句,学以致用的儒生,他是持肯定态度的.从这里可以看出李白轻儒并不是绝对地鄙弃儒生,而是崇尚学以致用,反对迂腐于章句之间,他的身上还是刻着儒家思想的深深烙印的,

回顾他的一生所走过的道路,都是为了实现自己的政治理想.

(五)重成功,轻虚名

李白歌咏的侠客大多是那些成功的英雄,他们都是获得功绩,取得盛名的侠士,像”所冀

旄头来,功成追鲁连”的鲁仲连,”自怜非剧孟,何以佐良图”的剧孟,对这些功成名就的人物,

李白都表现出极大的崇拜,而对那些名成功不就的侠士们更多的是遗憾和感慨,如”豫让斩空

袤,有心竟无成.要离刺庆忌,壮夫素所轻”(《东海有勇妇》),”羞道易水寒,徒令日贯虹.燕丹事不立,虚末秦帝功”(《结客少年场行》).李白轻视虚名,对古代侠士的某些行为也不盲从,”要离刺庆忌,壮夫素所轻.妻子亦何辜,焚之买虚声”(《东海有勇妇》),这种惨无人道的做

法是诗人所鄙视的.

三,李白咏侠诗的特点

游侠在汉魏六朝时期开始进入诗歌领域,据逯钦立《先秦汉魏晋南北朝诗》可知,第一首

真正意义上的咏侠诗是阮禹的《咏史诗》二首中的第二首.咏侠诗始于六朝,至盛唐而蔚为大

观,其中以李白的咏侠诗最具有代表性.咏侠诗在初始时期主要是描写和歌咏复仇

行为,从汉末到西晋中期,咏侠诗的基本基调就是颂扬侠客的快意恩仇和任性使气,如左延年

和傅玄的同名诗作《秦女休行》,而李白的咏侠诗中也有一首《秦女休行》,虽然都是写女子复仇,但两者是不一样的.左延年和傅玄的诗叙事性较强,这两首诗都完整地描述了两个女子

杀人报仇的全过程,从结仇的原因写到女子为何坚定地要去复仇和复仇成功以后的结果.而

李白的诗则显得简洁而明了,淡化了过程,强化了复仇的精神和意义,这一点在李白的另一首

描写妇女复仇的咏侠诗《东海有勇妇》中也可以看出来.傅玄在诗中还赤裸裸地描写杀人,”一奋寻身僵,身首为之异处,伏尸列肆旁”,”肉与土合成泥,洒血溅飞梁”,可见当时的所谓侠士

是非常残忍的,咏侠诗中也是饱含杀气,萧涤非在《汉魏六朝乐府文学史》中说,”东汉之末,私

人复仇之风特炽,贤士大夫,又往往假以言辞,遂致不可遏抑”.而在李白的诗中已经找不到这些痕迹了,鲜血和尸体在他的诗中消失了.除此之外,复仇的结果也是不一样的,傅玄《秦

女休行》中的那位”庞氏””烈妇”最后还是伏法被处决了,虽然县令和刑部都很佩服她的复仇

义举,并给了她的后代特殊的荣耀.而在李白笔下,无论是《秦女休行》中的那个女子,还是《东海有勇妇》中的那位为夫报仇的妇女,都得到了赦免,”金鸡忽放赦,大辟得宽赊”(《秦女休

行》),”北海李使君,飞章奏天庭.舍罪惊风俗,流芳播沧瀛”(《东海有勇妇》).在复仇这一点

上,李白的咏侠诗与汉魏六朝的咏侠诗是不一样的.李白的咏侠诗不仅把先秦以来的游侠精神

和魏晋以来的游侠题材提高到了一个更高的层次,而且赋予游侠形象以更加狂放通脱的自由

精神和气拔五岳的强大气势.这一点通过曹植和李白的同名乐府诗《白马篇》就可以看出来,

曹植在《白马篇》中只是简单描写了少年游侠的武艺不凡,”仰手接飞猱,俯身散马蹄”,而李白

《白马篇》中的那位游侠不但武艺高强,在装饰和打扮上也显得更加的威猛,”酒后竞风采,三

杯弄宝刀”,”杀人如剪草,剧孟同遨游”,这是何等宏伟的气魄,这种大手笔非李白写不出来,所

谓的盛唐气象,毕现于此!李白之前的唐代诗人也有咏侠之作,但这一时期诗歌中侠的形象削弱了,侠的刚风硬骨疲软了,以往侠士们”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曹植《白马篇》),”但使强胡灭,何须甲第成.当今丈夫志,独为上古英”(孔稚 《白马篇》)的英雄气概不见了,侠的价值取向也不同了,原来那些雄姿英发的游侠在诗中成了纯粹的装饰品,侠客的服饰和装佩在诗中被大量地歌咏,公

011哈尔滨学院学报2006年

1994-2007 China Academic Journal Electronic Publishing House.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cnki.net

子王孙无赖恶少们也成了诗人笔下的侠了,如陈子良的《游侠篇》:”洛阳丽春色,游侠骋轻肥.

水逐车轮转,尘随马足飞.云影遥临盖,花气仅熏衣.东郊斗鸡罢,南皮射雉归.日暮河桥上,扬鞭惜晚晖.”国家安定,四海归一,这时候的侠客们该何去何从呢 很多诗人笔下的侠都有这

样的困惑,虞世南的《结客少年场行》就写了一位”吹箫入吴市,击筑游燕肆”的少年到处交游,

希望能为世所用而最终”轻生徇知己”.也许侠客们己经没有用武之地了,而李白的咏侠诗则

赋予了侠客行为以鲜明的目的性,李白笔下的侠客大都走上了从军报国的道路,侠客的行为

不再是一般意义上的斗鸡走狗了,他们的活动有了更加积极的社会意义.如《白马篇》中的那

位侠士”发愤去函谷,从军向临洮”,《出自蓟北门行》中的猛将也”连旗登战场”,《少年行》中的淮南游侠在报仇之后也走上了从军的道路.李白一生渴望能为明主所用,以自己毕生所学报

效国家,建立功业,实现自己的政治理想,他把自己的这种强烈的自我意识投射到他的咏侠诗

中,创造了一个个游侠形象,这些从军报国的侠客们其实就是李白自己的影子,他借这些咏侠诗写出了自己怀才不遇郁郁而终的苦闷心境.

  纵览李白的一生,无论是在言行还是在诗文里,侠士精神都具有相当重要的地位。当然,随着世途坎坷的磨炼,阅历经验的增加,他身上的侠士精神的内涵也有所变化。而所有这一切, 李白无不在自己的诗文里留下鲜明的烙印。

尚气之侠

李白的年轻时一直是“少年负壮气,奋烈自有时”,满怀豪情,几多欲兼济天下。“少以侠自任,而门多长者车。常欲一鸣惊人,一飞冲天,彼渐陆迁乔,皆不能也。由是慷慨自负,不拘常调。”(范传正《李公新墓碑》)在诗作中经常记叙少年游玩之事,着力表现入仕之前及时行乐的飘逸之态,表现出的更多是一种尚气、任侠。

李白早期仰慕武侠风范,当其在现实中不得志时,往往就更愿在虚拟的侠光剑影里遨游一番,来宣泄这种情绪的,发泄其尚未得志的苦闷:

孤愤之侠

李白的侠气总是与其政治理想联系起来的,其诗中的侠士更多的是在现实与理想的之间的徘徊。当其得志时往往得意忘形,不可一世。

而在受挫后,更多的表现其怀才不遇与其愤激之情:

李白在继承前代侠义精神的同时,能够将侠士不属于上层社会的道德规范与文人的家国功业理想结合起来, 就使得李白的侠义更加的生动。

趋人之急, 重诺守信的精神。

他在咏侠诗中高声颂扬重诺守信的延陵季子或者将具有侠士风采的朋友比作延陵季子:

历史上的侠士们大都是重然诺的,如乐毅、郭隗、候瀛、朱亥等等,这种精神深深感染着李白,在咏侠诗中李白也写出了自己对这种精神的仰慕和追求:“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侠客行》)

感恩图报,士为知己者死的精神。

李白笔下也有歌颂了侠士们士为知己者死的精神,对这种舍身赴难,知恩必报的行为,李白是极为倾慕的:

“燕南壮士吴门豪,筑中置铅鱼隐刀。感君恩重许君命,太山一掷轻鸿毛” (《结袜子》) 。

轻财好施

李白在他自叙生平的《上安州裴长史书》里说:“昔东游维扬,不逾一年,散金三十万余。”反映出了李白在生活中具有轻财好施的侠义品格,而且李白也颇以自己的行为自得。李白多次提到古今侠客的视钱财如粪土的节义行为。

重成功,轻虚名

李白歌咏的侠士大多是那些成功的英雄, 他们都是获得功绩、取得盛名的侠士,对这些功成名就的人物,李白都表现出极大的崇拜,而对那些名成功不就的侠士们更多的是遗憾和感慨:“自怜非剧孟,何以佐良图”(《流夜郎赠辛判官》)

昆山论坛:https://www.kunshanluntan.com/

为您推荐

最容易遇贵人的星座 注定能成大事的四大星座

最容易遇贵人的星座 注定能成大事的四大星座

       在成长的道路上,总会有一些高尚的人出现,给我们很大的帮助。他们会引...
最会撩妹子的星座男生 这四大星座男很会撩妹子

最会撩妹子的星座男生 这四大星座男很会撩妹子

       十二星座中的一些星座男人不会哄女孩快乐,经常不知所措,有些星座男人...
什么星座的人最容易成功 做事情成功率最高的星座都有哪些

什么星座的人最容易成功 做事情成功率最高的星座都有哪些

       耐心绝对是一个优势,真正做得更好、耐心的重要作用确实可以让人们有更...
12星座人品最好的星座排行 看看十二星座人品排行榜

12星座人品最好的星座排行 看看十二星座人品排行榜

       在21世纪的新社会,每个人都说工作取决于性格,成功取决于性格。那么...
太阳星座到底代表什么 太阳星座代表什么,什么是太阳星座

太阳星座到底代表什么 太阳星座代表什么,什么是太阳星座

       太阳星座是我们日常生活中最常谈论的十二星座。事实上,太阳星座以人为...
啪啪啪,十二星座情侣谁在床上最合拍

啪啪啪,十二星座情侣谁在床上最合拍

       当你拍的时候,除了技巧之外,恐怕你最注重合拍。如果你不合拍,一起会...
星盘看工作运势 分析职场关系

星盘看工作运势 分析职场关系

大多数时候,工作运气的质量会影响一个人的生活,甚至延续到他的下一代,每个人都注定要从出生的那一刻起计划生活路线。所以如何...
相配的星座配对 谁和你最搭

相配的星座配对 谁和你最搭

       找到一个和自己相处的人并不容易,友谊也需要一些关注,合适的朋友可以...

发表回复

返回顶部